• 文学网站 文学博客 文学网

网站导航: 文学网站-个人博客-文学网 > 原创散文 > 人间客栈

人间客栈

夜里黑极了,一眼望去自己如坠冥冥深渊。岑寂的学校,犹如被一口倒扣的大钟裹住的天地。三楼宿舍里亮着一盏灯,好像高高的街灯。在偌大的校园里显得无比孤独。与遥不可及的星辰相比,又那样富有人间气息。

石家庄的这所学校,人间客栈一般。

若是前些天,当阳光扑到地面的时候还能看到五六个人在这里打羽毛球,夜里的楼道并不吝惜灯光彻夜通明,就是做核酸检测也能排起“一字长蛇阵”,半夜三更我从教室出来还能清晰的捕捉到别人谈话的声音,现在都统统走了。瞬间只留下了至深的静!

文学网

不出意外,学校里应该还有四个生物——门卫大爷,东北的一个老师,我,教室里的老鼠。说起这只老鼠有些胖,我也是最近才在教室目睹它的尊颜,之前只是听王老师说过。胖墩墩的身体居然可以沿着电线爬到天花板上。估计,相见之下,他比我更惊慌。急不可耐地就逃离了我的视线。

看到这只老鼠,让我联想起电视剧《大秦赋》里李斯的“老鼠哲学”——估计这里的这只老鼠,既没有厕鼠那样狼狈不堪,也不会像仓鼠那样无忧无虑,他应该和我一样只有满身的寂寞。

这学校对它,也好比人间客栈。

自从疫情亲娘般的宠爱这座城市以来,我就成了时间上的富人,空间上的穷人,和生活上的愁眉苦脸人。自从没有了管束,我的时间就凌乱了,经常黑白颠倒,夜里过成了白天,白天活在里梦里。没几天,我感觉胸口疼了。这该死的熬夜还真不能顺心所欲了。

从封城以后,我就买了一个煮饭的锅。本想煮饭吃,其实也在煮饭吃,只是宿舍停电了,锅也就没用了。买的面条,玉米,盐,一块火腿,还有一箱方便面都暂时“保住了小命儿”。

还好,我有教室的钥匙,教室有电还有一个大空调。也可能是空调的缘故才把老鼠招了过来,毕竟教室暖和一些。我本想来教室睡觉,可是看到那个摄像头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尴尬。宿舍冷,冷还是可以忍受的,毕竟睡着就感觉不到冷了。

现在空空的教室,要是倒退一两个月的话,那时不空,坐着学生。他们像是抽空来学校游玩,偶尔听我讲讲课。基本能做到井水不犯河水,好像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。但时间久了,就是一种折磨。我也是脑子进水了,又来学校当老师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